《名畫的控訴》改編自真人真事,講述一則峰迴路轉的跨國官司與動人親情的故事。

《名畫的控訴》改編自真人真事,講述一則峰迴路轉的跨國官司與動人親情的故事。

 

 

 

  前陣子在華山文創園區展出的「真相達文西‧天才之作」畫展,因一位男孩不慎跌跤而壓破的油畫作品《花》,衍生一連串畫作真偽、市值、來源到保險求償、展場規劃與修復技術的諸多爭議,沸沸揚揚的討論之聲和這天外飛來一拳的意外,讓此展名符其實成為全台備受矚目的「特展」。

 

  每當我們走進美術館、博物館,除了從審美鑑賞與理論分析的角度欣賞藝術作品,可曾對其文字說明與背景註解的真實性產生懷疑?《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就是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編,透過國寶級畫作的歸屬爭奪帶出德國納粹壓迫猶太人殘酷歷史的電影。

 

  猶太婦女瑪莉亞‧阿特曼(海倫‧米蘭Helen Mirren飾)為了從維也納美術館拿回屬於她的家產──《艾蒂兒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在一次次向美術館與奧地利政府當局週旋的過程中,重返家族榮光、納粹殘害、驚險逃亡的記憶,讓她驚覺,可懼的歷史創痕並未隨時間流逝而消弭,因此加深她追求遲來正義的決心,與年輕律師蘭迪(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飾)展開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旅程。

 

  這部電影以一位年輕律師蘭迪和瑪莉亞搭檔的組合,凸顯不同世代各自擁有的歷史記憶,《艾蒂兒肖像一號》對瑪莉亞來說,是最親愛的嬸嬸遺留在人世的印記,象徵著她曾擁有的富麗幸福、充滿歡笑的青春時光,還有當年逃離奧地利時無法一同帶走父母的罪惡與遺憾,這幅畫承載著她一生對親情、生活、自我與國族認同的種種情結,更何況身為法定繼承人的她怎能讓嬸嬸的畫像被囚禁在傷心地,任由奧地利官方堂而皇之的展示嬸嬸,卻掩藏這幅畫背後的殘酷歷史,無論如何她必須將嬸嬸(畫像)拯救出來;然而,瑪莉亞的案子對蘭迪來說只是他看在母親份上勉為其難接下的任務,直到他發現這幅畫的驚人市值才大改態度積極打這場幾無勝算的跨國官司,蘭迪未曾經歷德國納粹的殘暴年代,直到他陪著瑪莉亞重返奧地利,一步步深入其家族歷史,才被那腥風血雨的過往震懾驚慟,激起他對這場官司奮戰到底的決心。

 

 

《艾蒂兒肖像一號》是知名畫家克林姆的畫作,有「奧地利蒙娜麗莎」之美譽。

《艾蒂兒肖像一號》是知名畫家克林姆的畫作,有「奧地利蒙娜麗莎」之美譽。

 

 

  海倫‧米蘭和萊恩‧雷諾斯的多場對手戲中穿插不少自然又幽默的互動、對話,舒緩了嚴肅議題可能帶來的沉悶與壓迫感,值得一提的是,導演賽門‧柯提斯(Simon Curtis)善用海倫‧米蘭沉思的神情做為跳接時空背景回到二次大戰的任意門,讓我們看到兒時的瑪莉亞如何被溫暖豐厚的親情灌溉,成年後又如何在婚禮上享受達官顯要、名門貴族簇擁的祝福;此外,當瑪莉亞回到傷心地─奧地利時,所到之處猶如回到當年家族的繁盛、納粹軍隊穿行大街小巷的肅殺、逃亡時的心驚膽顫,今昔畫面的對比、融接,處理得相當自然,讓觀眾隨著瑪莉亞的步履仿若歷經一場時空之旅。電影中有一幕是瑪莉亞的婚禮上,眾人開懷唱歌舞蹈的歡樂畫面,當音樂與歌聲隨著激情高漲而越來越大時,我們在舞步空隙間若隱若現聽見了另一極不協調、僵硬、整齊劃一的節奏,那是軍靴踏步聲,儘管畫面仍停留在舞宴上,但情緒卻已被導向不安與焦慮的恐懼氛圍中。

 

 

海倫米蘭和萊恩雷諾斯搭檔演出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跨國纏訟官司。

海倫米蘭和萊恩雷諾斯搭檔演出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跨國纏訟官司。

 

 

 

  《名畫的控訴》劇情結構單純,重點在突顯歷史的真相與正義的伸張,瑪莉亞和蘭迪與奧地利政府纏訟多年的官司經歷重重阻礙,最後取得勝訴的過程相較前面花了大篇幅醞釀堆疊的家族憾恨在此刻似乎顯得輕描淡寫(與在法庭展開激烈廝殺的預期大相逕庭),感受不到吃盡苦頭終於平反冤屈暢快淋漓,但就整部電影想要傳達的主題來說卻是指向清晰的,它帶領觀眾思考,這幅華麗畫作中的美麗女人是「誰」?她不僅是畫中人,她的故事、她的歷史、以及她從何而來?

 

 

美麗的嬸嬸象徵著瑪莉亞美好又燦爛的幼年時光。

美麗的嬸嬸象徵著瑪莉亞美好又燦爛的幼年時光。

 

 

 

  看完了《名畫的控訴》,我們是否在「真相達文西」特展中那幅被壓破一個大洞畫作的種種爭議落幕後,能以更深層的眼光去欣賞這些歷史悠久的藝術作品,以更多面向去了解它們背後蘊藏的故事。

 

電影 BloggerAds 心得 推薦 分享

創作者介紹

夢我所夢~細細品味生活

桃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